大同新闻网_中文资讯_体坛赛事_娱乐时尚_产业资讯_财经科技_房产汽车|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考研 > 正文内容

御鬼者****最新章节_ 第2464章 七柳古林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来源:大同新闻网   时间: 2019-05-14

    梓树木灵原本以为能保住小命就不错了,没想到此时会因祸得福,实在是意外之喜,而后,这家伙乐颠颠的带着二女和龙鳞火猄进了树林。

    走了约莫十余丈,前方风声甫动,紧接着出现了数道灵体之影,其中还有声音喊道:“且住,七柳古林不允许外来者进入,速速退出去,免得我们动手驱赶。”

    “岂有此理!”闻听此言,若桃倏地把脸一沉:“绑走我的和尸马和妖鬼,你们还敢如此嚣张,是不是讨打?”

    “桃姐且住、且住。”旁边的梓树木灵忙不迭说道:“这些都是我的同伴,经不起您雷霆出手,还是我和他们说吧。”

    古桑女也在她耳畔低语:“若桃,稍微冷静一下,不是坏事。”

    “罢了,我是给梓树小兄弟面子。”若桃说罢,手摁吞雷刃握柄,冷冷盯着对方一言不发。

    此时此刻,梓树木灵急匆匆走到对方面前,那几个木灵也都现了本相,原来都是粗壮的中年汉子模样。

    “几位大叔,这二位姐姐都是从祝融离宫来的贵客……”梓树木灵三言两语把经过说了一遍,那几个中年汉子的脸色顿时都有些不好看了。

    其中一个中年汉子面带赧然的问:“如此说来,刚才抓住的那匹狮头怪马,是、是这二位所有?”

    “对,尸马是我的同伴。”若桃看到对方有些尴尬,立刻抓住时机叫道:“还有,你们把我派进来寻找尸马的妖鬼也抓住了,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想要欺负我们祝融离宫的人不成?”

    这一顶大帽子扣下来,几个木灵都觉得脸面无光,若桃说的也不假,妖鬼们冲进树林时,没有袭击任何木灵,自己这边就已经发了疯似的动手了,根本就没问青红皂白,确实有些莽撞。

    再加上,这些木灵出手擒拿妖鬼的事情,可没和七位古松长老商量,完是自己擅自为之,在这古林内,可是犯了大忌的事情。

    几个中年汉子互相咬耳朵一商量,为首的那个马上说道:“若桃姑娘,看起来确实是误会,这样吧,为了表示歉意,我带你们去囚禁妖鬼的树洞,先把对方放出来再说。”

    “嗯,这还差不多。”若桃见到他们比较明事理,便微微颌首点头:“大家有话说开了就行,免伤和气最重要,我们俩也不想同伴吃苦头。”

    “好,二位这边请。”中年汉子模样的木灵领着二女往前走,梓树木灵紧随在旁边,大家走了约莫十几息时间,来到了一棵数人合抱粗细的枯槁古树前面。

    此树早就已经枯死,不过却被无数碧绿蔓藤缠绕,形成了一个“房间”,入口还被巨大岩石堵死了。

    “呜呜呜——”里面隐隐约约传出妖鬼们的低啸声,若桃和古桑女听到以后,心中大喜:“果然在这里。”

    可就在几个中年汉子要挪开巨石的时候,后面突然有个苍老的声音怒吼道:“且慢,你们要做什么?”

    “咦,这是……八长老?”看到对方的模样,古桑女身边的梓树木灵声音突然有些发颤:“八长老素来豪横,不讲道理,这下可麻烦了。”

    “哼,区区几个看守古林入口的小辈,胆子倒是挺大的嘛。”此时此刻,一个下颌留着数尺长须的苍老木灵拄着拐杖大步走来。

    这家伙满脸皱纹堆累,勾鼻鹰目,眸中闪耀着狠鸷凶芒,随即低吼道:“你们竟然敢放任外人进入七柳古林,是不是里通外敌,打算造反?”

    闻听此言,几个中年汉子吓得浑身栗抖,齐刷刷跪倒在地说道:“小的不敢。”

    紧接着,为首的一个汉子战战兢兢说道:“八长老,其实这是事出有因,咱们面前这二位姑娘都是从祝融离宫来的贵客,之前大家误抓了她们的尸马以及妖鬼同伴,现在已经澄清是误会……”

    “住口!!”那个八长老厉喝一声:“老夫可不管什么误会不误会,这两个来历不明的丫头竟敢与妖鬼为伍,我看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还说是祝融离宫来的,你们都被骗了!”

    谁知道这个八长老就像是疯狗一般,居然咬到了自己这边,若桃顿时气得怒吼一声:“老家伙,你说谁是骗子?!”

    原本若桃和古桑女一直站在旁边瞧热闹,始终没说话,因为她们感到这是别人的家务事,自己不好开口。

    “呼——”说时迟,那时快,随着若桃的吼声出口,大股杀气顿时向前方席卷而去,八长老虽然实力不弱,可是和她比起来,不值一哂,立刻就被震得“腾腾腾”连退了好几步。

    “你!”八长老用拐杖撑地,好不容易稳住身形,脸上不由得出现了几分骇然之色。

    他心中暗道:“糟糕,我原以为这俩丫头不过是无名小卒,容易打发,没想到这么厉害,不行,她们的出现对计划绝对有影响,非杀不可!”

    想到这里,这八长老突然昂首狂吼一声:“‘木灵百卫’何在?立刻灭杀来敌!”就在这家伙话音甫落之时,周围顿时响起此起彼伏接连不断的叫声:“得令!”

    “不不,八长老,不要动手啊。”此时此刻,梓树木灵下意识的拦在对方面前,他大声道:“古桑姐姐是好人,请您别……”

    “小畜生,休想坏了老夫的好事!”

    八长老心中早就下了必杀决心,眼中凶芒迸现的同时,竟然丧心病狂挥动拐杖,力狂轰在了梓树木灵身上,“嘭!”可怜的青衣少年应声倒飞,就连灵体身躯也被震碎了半边,随即扑通摔在了古桑女脚边。

    “梓树?!”古桑女万万没想到只不过是送给对方些许灵气,他就对自己如此回护,还惨遭毒手,顿时气得大叫一声:“老东西,你好狠!”

    “丫头,你们完了,就乖乖陪着这小畜生一起上路吧。”八长老此言甫一出口,身边前后左右霎时风声涌动,紧接着出现了近百道木灵之体,他们齐声叫道:“木灵百卫参见长老!”

    见到强援来到,八长老立刻疯狂叫嚣道:“面前这两个都是控制鬼物的妖女,杀,快给老夫杀了她们!”

    “你!!”闻听此言,若桃和古桑女真是气炸心肝肺,为什么有的时候癫痫病会反复的发作呢?无冤无仇的,这八长老竟如此心狠手辣,居然想要她们的命,那可就捅马蜂窝了!

    那号称木灵百卫的上百个木灵之体在瞬间将强大灵力汇聚成球体,眼看着就要攻向二女,可是此时,谁也没把他们放在眼里,古桑女忙着给受伤的梓树木灵输送灵气疗伤,而若桃低吼道:“山嵬,破开堵住树洞的岩石救出群鬼。”

    “嗷呜呜——”

    闻听此言,山嵬和鬼王同时发出咆哮,挥拳直捣二女身后巨岩,“轰隆!”碎石应声四下迸飞疾弹,直接飙向那些木灵之体,对方猝不及防之下,纷纷被打中,刚刚汇聚的灵力也失控消散无踪了。

    “可恶,你们这些废物!”见此情景,八长老气得目眦欲裂,可就在这么个工夫,古桑女霍的站起身,原来是梓树木灵得到了她的灵气,暂时压住了伤势,现在,愤怒的古桑女要反击了!

    “你这个老东西,连一个小小木灵都不放过,实在可恶!

    呃啊啊啊——”下一刻,古桑女将掌中木神杖高举过头,此物霎时绽放无尽碧芒,呈涟漪状疯狂扩散,这股强大力量立刻席卷周围所有的木灵之体。

    “木神句芒亲传信物在此!!”若桃见到那些木灵之体一个个都是满脸畏惧,趁机扬声喊道:“谁敢造次,立杀无赦!”

    “什么?她有木神大人的信物?”“没错,这股威压和灵气,确实和过去木神大人降临此地时一模一样!”

    “但是八长老为什么要让我们出手袭击她呀?这有些不对劲。”在场的近百只木灵一时间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但古桑女的木神杖所释放的威压,这可是真实可见,没办法假冒的。

    “呼呼呼——唰唰唰——”

    就在下一刻,风声陡起,被困在树洞内的妖鬼都飞了出来,古桑女大喊道:“这个所谓的八长老,不但污蔑我们是坏人,还打伤了无辜的梓树木灵,你们说,要不要听从这种败类的话,来对付我们?”

    闻听此言,那些木灵之体一个个面面相觑,有的突然嚷道:“咱们不如赶紧请七位长老出来主持公道吧,否则闹了误会就不好收场了。”

    但是又有人说:“可是几位长老带着那匹狮头怪马已经闭关去了,临走时把看护古林的职责托付给了八长老,咱们是不是应该听他的呢?”

    “那位手持木神大人信物的姑娘,你我可惹不起。”这些木灵现在是六神无主,七嘴八舌说什么的都有,可是此刻,古桑女一指对方叫道:“笨蛋,你们看看,刚才那个八长老跑到哪里去了?”

    若桃也说:“诸位仔细想想,八长老心里要是没鬼,会趁你们不注意的时候开溜吗?”

    这真是一言惊醒梦中人,刚才引着二女来到树洞这边的几个中年汉子纷纷道:“最近八长老确实有些反常,我们还是听两位姑娘的话吧。”突然间,不远处响起了龙鳞火猄的叫声:“哞哞——”

    “对了,火猄的嗅觉敏锐,它肯定是闻到那个八长老的气息了。”若桃此刻对古桑女说:“一定要抓到那个老东西,问明他为什么要对咱们动杀机。”

    “说得对,这件事不弄清楚,我也莫名其妙。”古桑女扭头对几个中年汉子开口道:“几位,麻烦你们照顾一下梓树木灵,他伤的很重。”

    “放心吧,姑娘,我们会照顾好这孩子的。”

    其中一个汉子指着龙鳞火猄站立的方向说:“那里一直往前,就是七位长老闭关之处,而你们的尸马也被带到那边,我怀疑八长老也逃到闭关的石洞,是想对众位长老不利,因为……”

    言到此处,那汉子突然缄口不言了,脸上也有几分难堪之色,旁边有人说道:“姑娘,事关我们七柳古林的‘家丑’,到时候你们还是自己去问众位长老吧。”

    “不错,长老们的闭关之地,我们都是被禁止接近的。”木灵百卫其中一人叫道:“抱歉了姑娘,你们只能自己寻找,就在西北边。”

    “也好,古桑女,咱们赶紧追过去。”听到若桃的话,她立刻颌首点头:“好,火猄,你来带路。”

    “哞哞哞——”闻听此言,龙鳞火猄抖擞精神尖叫一声,拔腿就往树林西北方向奔跑,二女和群鬼立刻紧随而去。

    ……

    另一边,八长老正在古林内没命的奔跑,他的心情已经糟透了,原本这家伙是一个树龄仅次于七柳长老的木灵,因为德高望重,故此人称“第八长老”,开始没有一点实权。

    可是随着岁月的流逝,七位长老年纪逐渐大了,不愿意继续管理琐事,便下放了一些权利给八长老,让他帮忙处理事务,可是权利到手之后,这家伙就变了个模样,凡事都是先考虑本身,越来越自私自利。渐渐地,在古林木灵中,八长老的名声就变臭了。

    很快,有些风言风语传到了七位长老耳中,他们年纪虽大,可是却不糊涂,通过走访调查,终于知道了八长老的恶行,还把他叫去申斥了一顿,告诉八长老不可以这样,否则,赋予他的权力,七柳长老照样可以收回去。

    表面上诚恳接受,赌咒发誓要改正错误,可这八长老心中暗自怀恨,心说这几个老不死的家伙要是再不完蛋,岂能有我的好?一咬牙,八长老居然勾引外敌来犯,试图借刀杀人除去七老。

    这个诡计早就已经开始按照步骤展开了……

    “噌噌噌——唰唰唰——”疾奔到一个石洞近前,八长老还没有刹住脚步,前方就有人喊道:“站住,这里是七柳长老闭关之所,闲杂人等不得靠近。”

    闻听此言,八长老顿时把脸沉了下来:“混账东西,你们连我都不认识了吗?”

    “是八长老?!”守卫是东门口的两个木灵亲卫一见是他,立刻恭恭敬敬鞠躬道:“您好。”

    “罢了,老夫现在有急事,要进去见七位长老,你们让开。”说着,八长老大模大样就要往里面走,可是两个亲卫立刻横臂将其拦住:“抱歉,您不能进去。”

    “什么?!”闻听此言,八长老气得目眦欲裂,他低声吼道:“老夫也是长老,为何不能进去?”

    “是这样的,七位长老每次闭关之前,都会郑重嘱咐,旁人若有紧急情况,都可以让我们代为通禀,而后被接见,唯独您八长老,七位长老严令不可以癫痫有哪些诱发因素呢让您入内。”

    其中一个木灵亲卫十分严肃的说道:“抱歉,这是我们要严守的重要命令,所以,您不要为难我们。”

    另一个亲卫也开口道:“是啊,八长老,如果您有重要的事情,就请告诉我们,然后速速离开,小的们会代为通传的。”

    “哦,原来如此,我明白了。”八长老此时满脸微笑:“那我就不打扰了,只是临走时有点小忙想劳烦你们一下。”

    这二人听说八长老要离开,心中立刻松了一口气,而后忙不迭道:“没问题,请您随便吩咐。”

    “呵呵呵,这个小忙就是……”不知不觉中八长老渐渐走到两个人身边,压低声音,一字一顿说:“就是要你们的命!”

    “什么?!”闻听此言,二人莫名惊骇,可劲风陡起,八长老的拐杖已经瞬间落在了左边亲卫的头顶上。

    “啪嚓、嘭!”这一杖力重千钧,好歹毒的八长老,居然硬生生将亲卫身躯敲个粉碎,旁边那位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八长老另一只蓄劲铁拳就重重轰在了他面门上。

    “咯剌剌——”可怜的木灵亲卫浑身迸碎,就此惨死在“自己人”的魔爪下。

    “哼,你们一个个,眼里只有七柳长老,却不将我放在眼里,这就是下场!!”此时此刻的八长老,眼中是嗜血凶戾之色。

    他倏地从怀中掏出一物,喃喃自语道:“虽说古林外那些‘盟友’贪得无厌,不过以它们的实力应该可以拖延一段时间,只替我阻挡住那两个臭丫头和群鬼片刻,老夫就可以杀光七柳长老,一雪这些年在他们施加给我的耻辱!”

    打定了主意,八长老猛地捏碎了掌中那截闪耀惨白光晕的骨头,随即扬声吼道:“叶瞳鬼王,是你出手的时候了!”

    转瞬间,他面前的半空中赫然传来阵阵凄厉鬼啸声:“嗷呜呜——”

    紧接着,就有一个放肆豪横的声音响起:“嚯哈哈哈,八长老,难得你会主动联系本王,怎么,是遇到了什么为难之事了吗?”

    “叶瞳鬼王?!你果然来了。”

    此时此刻,八长老一边和对方打招呼,一边暗忖:“这群鬼物来得好快,难道说,它们早就潜入的林中,等着动手的时机不成?唉,早知如此,就不该轻易与它们结盟,这无异于引狼入室……”

    “废话少说,咱们之前谈的条件,现在还算吧?”叶瞳鬼王身高两丈有余,青面獠牙,额生双角,浑身散发着危险气势。

    它懂得人言,灵智自然颇为高深,此刻大大咧咧说:“只要我和这群部下配合你除掉七柳那几个老东西,咱们就平分古林的地盘,以后画地分界,这话可对?”

    “不错,但是现在事情有些变故……”八长老刚说到这里,不远处突然响起龙鳞火猄的叫声:“哞哞哞——”

    与此同时,若桃也尖叫道:“八长老,你个老东西,别想逃了,乖乖受死吧!”

    听到这愤怒吼声,八长老吓得心中发颤,自己脸上却没有显出来,只是转身就窜入了闭关石洞,嘴里还喊道:“替我拖住后面这些家伙,事成之后,平分地盘。”

    话音甫落,八长老已经跑出去一箭之地,根本不给叶瞳鬼王说话的机会,对方心里有些纳闷:“这个老东西,为何如此惊慌?难道说……”

    但是不等叶瞳鬼王反应过来,若桃她们已经杀到近前了。看到对方对方只有两个年轻少女以及一只似鹿小兽,鬼王心中陡起轻敌之意,挥手吼道:“小的们,给我杀!”

    “呼呼呼——唰唰唰——”电光火石间,叶瞳鬼王身后飞出数十道鬼影,这些都是它的手下,穷凶极恶的妖魂鬼物。

    “哪里来的野鬼?竟敢在姑奶奶面前大呼小叫?你们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呼……”

    此言甫一出口,若桃轻描淡写的吸了口气,随即发出怒吼:“滚——”

    这声厉啸,如同在空中掀起惊涛骇浪一般,猛地向群鬼席卷而去,“砰砰砰、咣咣咣!”霎时间,就有近半鬼物魂体承受不住声浪威压,应声魂碎湮灭,其余的也都晕头转向,一个个在半空互相碰撞,陷入混乱。

    此时此刻,旁边的古桑女低叱一声:“杀!!”

    “噌噌噌——嚓嚓嚓——”数十条灵根应声破土而出,朝着空中残余鬼物狂抽猛打,“噼啪、噼啪!”不到三息时间,对方就已经军覆没了。

    “你、你们……”见到自己的手下如此不堪一击,叶瞳鬼王吓得连逃跑都忘了,浑身栗抖已经快站不住了。

    “哼,会说人话有什么用,不过是个废物而已。”

    若桃只凭着一声厉吼,就灭杀了对方大批鬼物,此时冷笑道:“看见没有?这家伙两只眼睛的形状像是绿叶,不知道是哪里冒出来的野鬼,喂,你叫什么名字?”

    “可恶,我乃是叶瞳鬼王,你们怎么可以如此小觑……”没等对方说完这句话,若桃不耐烦的一挥手:“没听说过,知道个名字就可以了,拿下!”

    她的话甫一出口,四臂山嵬、缚妖鬼王以及众妖鬼都疾飞而出,对着叶瞳鬼王齐声咆哮:“嗷呜呜——”

    “呃,天呐!”见到对方的阵容,叶瞳鬼王再也硬气不起来了,对方随便拉出一个来,都比自己要强,那还打个屁呀,不是找虐吗?“大姐,有话好说,饶命啊!”

    “扑通!”

    叶瞳鬼王说完这句话,双膝一软顿时匍匐在地,叩头犹如鸡啄碎米,嘴里不住哀嚎乞命:“饶了我吧、饶了我吧,都是那个该死的八长老撺掇我来袭击七柳古林,其实我是个老老实实的好鬼。”

    “呸!”闻听此言,二女很不屑的啐了对方一口,随即骂道:“说这种谎话,你自己能相信吗?”

    “是是,我也不信。”事到如今,吓得发抖的叶瞳鬼王忙不迭说道:“二位可是要追杀八长老?那个老东西已经冲进石洞去了,我愿意带路,将功赎罪……”

    “住口,花言巧语没有一句实话,你只配死在姑奶奶的吞雷刃下。”

 昆明治疗癫痫病医院,全方位了解;   若桃的话一出口,挥舞兵刃就扑上前来,叶瞳鬼王其实求饶是假的,伺机动手偷袭才是真的,眼见现在对方不肯放过自己,顿时目眦欲裂狂吼道:“可恶,老子和你们拼了!”

    “哞哞哞——”突然间,龙鳞火猄高亢的鸣叫一声,居然从斜刺里急冲上前,若桃一见笑了,不由得放缓脚步:“好,那就让你来收拾它。”

    “咔嚓!”火猄那并不锐利的牙齿瞬息咬住了鬼王颈嗓,随即用力撕扯了起来。

    “山嵬、缚妖鬼王,你们和妖鬼留在洞外,看着火猄和这家伙。”若桃一拍古桑女的肩头说道:“咱们俩赶紧进去,八长老那混账要是对七柳长老与尸马不利,也许还来得及阻止。”

    “说得对。”话音甫落的瞬间,二女丝毫不理会那边互斗的火猄和鬼王,晃身就钻进了石洞的入口。

    “哒哒哒——噌噌噌——”

    急匆匆的脚步声此起彼伏接连不断,八长老此刻豁尽力狂奔着。

    他瞪着赤红双眸,嘴里不住的念叨:“就算老夫今天死定了,也要拉着那七个老混账一起垫尸底,哼,我绝不会放过他们!”

    不多时,八长老就已经冲到了石洞尽头,可是东瞧西找,却没发现七位古柳长老的踪迹,心中不禁疑窦丛生:“怪了,难道他们会隐身法?!”

    “呼——唰唰唰——”下一刻劲风陡起,八长老面前的地面骤忽隆起一个土包,紧接着,有数条古怪青藤钻了出来,一个冷冷的声音突然响起:“什么人?竟敢长老们闭关的石洞,你想找死吗?”

    “嗖!”此话说完,一道身影赫然出现在他近前,原来是个老妪打扮的古藤木灵。

    八长老心说你不认识我?那正好可以哄骗一下,于是这家伙大言不惭的说道:“老夫乃是八长老,现在群鬼祸乱古林,已经杀到此处了,我是来通知七位长老出关迎敌的。”

    “什么?竟然有这么严重?”古藤老妪被对方危言耸听一吓唬,登时信了七、八成,于是她点了点头:“好吧,等老身打开暗门,让你进去回话。”

    说罢,这老妪立刻转身走到石壁前,嘴里念念有词,用双手划出一道圆弧,暗门吸收了她的灵气,顿时迅速开启。

    眼见自己的蒙骗对方的目的达到,八长老脸上顿时泛起一层杀气,缓缓抬起了拐杖,老妪此时头也不回的说道:“你可以进……”

    “小心背后暗算!!”

    千钧一发之之际,多亏有人大喊示警,那老妪也算是有两下子,立刻反应过来,可就在刹那间,狠毒的八长老已经挥杖落在了她的背脊上,“嘭!”遭此重击,老妪被打得粉身碎骨。

    若桃和古桑女此刻也赶到了近前,她们见此情景,同时叫道:“糟糕,我们来晚了!”

    “呵呵呵,不晚!”下一刻,这老妪陡忽从二女身边的土内钻了出来,她随即厉喝道:“你这老儿,竟敢暗算我,找死!”

    “懒得和你们三个废话!”八长老此刻一心想着冲进密洞击杀七柳,可就在这时,几个充满威严的声音怒喝道:“大胆,你今天果然是要造反了!”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身影从暗门内疾掠而出,“呼——嗖嗖嗖!”瞬时释放出无数席卷狂涌的黑沙,立刻将八长老身罩在了里面。

    “嗷嗷嗷——”此兽昂首厉吼,玄磁黑沙登时迅速收紧,将对方勒得透不过气来,若桃和古桑女见状欢喜大叫:“尸马!”

    “呜噜噜——”尸马对着二女得意洋洋的打了个响鼻,表示自己安然无恙,此时此刻,它身后走出几个人来,为首的一个说道:“藤老妪,你没事吧?”

    “哼,这个什么八长老竟然出手暗算老身,要不是两位姑娘出言警示,我可就危险了。”老妪说完,对着二女施礼,还说道:“多谢救命之恩了。”

    “婆婆千万别客气,应该的。”古桑女说着,又看了一眼抱着尸马脸庞喜滋滋摩挲的若桃,而后对着七柳长老开口:“诸位,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

    三言两语,她就把八长老变成叛徒的经过讲述一遍,几个古柳长老俱都气得浑身栗抖,痛骂对方不是东西。

    若桃此刻说:“那个叶瞳鬼王现在被我们的同伴缠住,估计也被抓了,咱们先到石洞入口瞧瞧吧。”

    “嗯,也对。”大长老对藤老妪说道:“我们先出去,你等到‘那个’醒了以后,也把它带出来,和二位姑娘见见面,去吧。”

    “好,老身领命。”

    藤老妪转身进入暗门消失不见,若桃古桑女虽然对大长老说的那个什么东西很感兴趣,不过人家说了,等会便知分晓,也不好意思现在就打听,所以就随着他们一起往石洞入口那边走去。

    ……

    另一边,龙鳞火猄独斗叶瞳鬼王,对方实在是憋屈坏了,因为火猄动手完没有任何顾忌,又撕又咬,时不时释放大股原火之力,烧得叶瞳鬼王哇哇暴叫。

    可这家伙一旦想要还手反击,旁边的四臂山嵬、缚妖鬼王,以及众妖鬼都会齐声咆哮以示威吓,吓得叶瞳鬼王只能抱头躲闪,不敢还击。

    “哞哞哞——”火猄这小家伙,越打越过瘾,突然发出嘶鸣声,晃身疾窜到敌人近前,吭哧一口咬住了鬼王魂体。

    “呃啊啊啊——放开我!”剧痛袭遍魂体,叶瞳鬼王疼得目眦欲裂,下个瞬间终于忍不住挥爪挠向火猄面门:“死就死了,小畜生,我先宰了你!”

    “唰!”只可惜火猄的动作滑溜之极,霎时避过这凶猛一爪,让鬼王出手无功,旁边的山嵬见到这家伙发了狠,突然咆哮一声,就想冲过来教训它。

    缚妖鬼王也在同一时间赫然厉吼:“嗷——”

    听到对方发怒,叶瞳鬼王吓得陡忽发颤,就在它的动作瞬息放缓的时候,龙鳞火猄倏地在原地弓身纵跃,“噌!”一下子跳到了叶瞳鬼王的头顶上方。

    “砰砰砰!”一双小蹄子接二连三踹中此獠,上面附着的些许原火之力烫得对方凄声惨叫,左眼登时看不清东西了。

 &哪里有治癫痫的专科医院nbsp;  “不行,留在此处,我就是死路一条,跑!!”打定了主意,惊慌的叶瞳鬼王倏地晃身腾空,想要就此逃之夭夭。

    “哪里走!”

    “哗楞楞——”电光火石间,若桃的吼声伴着锁链断掌的破空疾响同时袭来,“啪!”断掌正好擒住了倒霉的叶瞳鬼王。

    “咣当!”它狼狈不堪的摔落在地,随即就被若桃一脚踩住:“别动!”

    “呃呃呃……饶了我吧,以后我再也不敢进入七柳古林了。”

    “饶不饶你,那得看七位长老的意思,姑奶奶管不着,你现在先给我老实点。”

    若桃说着,又对古桑女使个眼色:“动手吧。”

    “好嘞。”对方答应一声,立刻晃动木神杖释放灵气,变出灵根唰唰唰几下死死缠住了叶瞳鬼王,越收越紧,勒得对方直哼哼:“哎呦、哎呦……”

    “哼,大胆叶瞳鬼王,屡次来犯我七柳古林,你们的鬼物吞噬我无数木灵子孙,简直是罪不容诛!!”

    二长老、三长老看到对方的时候,气得目眦欲裂,都想上来动手弄死这家伙。

    可是大长老却比较稳重,他清了清嗓子:“咳咳,二位老兄弟不可鲁莽,客人们还在,而且这厮也是若桃姑娘擒住的,咱们可不能现在处理,不如先囚禁起来吧。”

    闻听此言,二张老、三长老脸上都有些尴尬,俱都道:“是,大哥说得对,我们失礼了。”

    大长老随即又对两位姑娘说道:“抱歉,二位远来是客,却让你们受到了如此待遇,老朽惭愧,请随我到林中一叙如何?”

    “好好,长老不必客气,我们姐妹征讨叨扰。”

    若桃跟着关横见惯大场面,故此这些客套话还会说两句,于是便带着古桑女、尸马和火猄随着七位长老,一起来到了林中小屋,这里就是长老们休息的地方。

    刚一坐定,若桃先开口问道:“长老,我们可是无意间从祝融离宫来到这里的,不知道有没有办法让我俩回去?”

    “有啊……”大长老才说了半句话,便有旁人在外面敲起门来:“咚咚咚。”

    “几位长老在吗?小的有事回禀。”听到这个声音,二长老立刻说:“进来吧。”

    “是。”“吱呀”一声,木门开启,两个汉子领着个青衣少年走了进来。

    “哎呦,是小梓。”若桃和古桑女看到受伤的梓树木灵此刻已经能走能跳,立刻欢喜叫道:“你是不是没事了?”

    “是啊,这还得多谢古桑姐姐的灵气呢。”梓树木灵笑嘻嘻的回答,而后赶紧走到近前躬身施礼:“小的参见七位长老爷爷。”

    “小梓,不必多礼,我听说你为了保护两位客人受伤,真是辛苦了,本长老稍后会大大嘉奖的。”听到长老这么说,梓树木灵诚惶诚恐道:“不敢,这都是长老爷爷平时教导有方的缘故。”

    “呵呵呵,这娃娃真会说话,讨人喜欢呐。”大长老微微一笑,拍拍自己的膝盖:“来来,坐到这里来。”

    “是,谢谢爷爷。”梓树木灵过来时,大长老已经开始告诉若桃如何离开七柳古林的方法了。

    “只要你们回到原来出现的位置,释放些许灵气,离宫那边的紫炎石孔、穿界原火阵自然会有所反应,到时候想要返回,轻而易举。”

    “原来是这样,那我就放心了。”

    若桃说完这句话,又瞥了一眼旁边卧着和小火猄逗乐玩耍的尸马,大长老就知道她想问什么了,于是继续道:“你一定很奇怪,为何我们会突然把尸马掳走对吧?”

    古桑女此刻微微颌首:“是啊,当时也不知道几位有没有恶意,可把我们吓了一跳。”

    “呵呵呵,其实是事出有因的。”

    三长老搭言道:“其实在这七柳古林内,栖息着一头上古异兽,是我们几个老头的好朋友,它呢,嗜睡如命,平时都不会出现在林子里,不过最近鬼物们闹得太凶,大哥唯恐己方实力不足,就想找它出来助拳帮手,可是……”

    说到这里,几个长老的脸色都有些难看,沉默数息,大长老叹了一口气:“唉,还是我来说吧,我们找到老朋友的时候,发现它出了一些状况,旧病复发了。”

    二女闻听此言,俱都微微一愕:“旧病复发?!”“没错,我们那位异兽朋友,名唤‘石岚古牛’,是从上古年间就一直生存的老寿星。”

    大长老继续说:“它之所以会非常嗜睡,是因为在数百年前,偶然和一种毒虫恶斗,不小心中了敌方的毒素所致。”

    闻听此言,古桑女小声嘀咕道:“那这么说,它岂不是很危险?”

    “不,古牛中的毒素并非致命,只会让它时不时陷入昏睡。”

    大长老道:“不过嘛,它也可以借着休息恢复体力,在睡梦中缓慢的化解毒素,故此这些年还算相安无事,但……也有一些后遗症,就是古牛会在做梦的时候,自己到处乱走乱闯。”

    “呃……喂,桃子。”听到大长老的话,古桑女拽了拽若桃的衣袖,随即悄声道:“这种情况很像是关横以前说过的什么‘离魂症、梦游’之类的病吧?”

    “不错不错,公子前些天给咱们讲故事的时候确实提到过。”若桃一拍巴掌说:“我记得很清楚。”

    “怎么,两位姑娘知道古牛的病症来历?”闻听此言,七位长老俱都觉得有些诧异了。

    “不不,不是我们知道,是另外有‘高人’了解。”言到此处,若桃把话锋一转:“长老,您还没告诉我们,到底把尸马弄走和古牛梦游有什么关系呢。”

    “哦,是这么回事。”三长老赶紧说:“在很久之前,古牛和我们还有个最要好的朋友,是一匹狮头妖马,只可惜它已经寿终正寝离世了。”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   郑州治疗癫痫的医院   癫痫病的最好治疗方法   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的医院   癫痫病如何治愈   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   武汉看癫痫专业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   武汉中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郑州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贵阳癫痫病医院   癫痫治疗医院   昆明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黑龙江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